路西法

『关于枕头』

不会打tag
废话也不知道说什么
失眠混沌产物

对于奥村光舟来说,沢村荣纯简直是他棒球人生中最难以预料的异数。
搞不懂他那股永不服输的乐观劲儿打从哪儿来,搞不懂他一站上投手丘就blingbling的阳光特效是怎么回事,更搞不懂那个笨蛋脸前辈为何能投出如此犀利的变化球。
搞不懂。
刨除投手的身份不说,沢村荣纯这个人似乎本身就很容易吸引他的目光,搞不懂。
或者说,奥村光舟最近有点烦躁。
同寝室的木村前辈平日话很少,所幸他也不是什么乐于表达的人。东京选拔赛的第二天晚上,那个总容易惹人生气的队长走进寝室门,身后顺带进来了一连串的投手。
他叹口气,果然,每晚都少不了他。
沢村荣纯和降谷前辈甫一进门,奥村光舟便敏感地察觉到自己的目光不自然地瞟过去。
那个聒噪的前辈径直走到老位置窝下,手上不知又捧着哪本叫人不知所谓的漫画。
降谷前辈朝他点头表示打过招呼,便挨着那个叽叽喳喳吵嚷个不停的前辈坐了下来。
七嘴八舌问过队长一些问题,两个投手便在别人的房间旁若无人地聊起天来。
奥村光舟冷着眼瞧他们,转头发现队长拎了洗衣篮准备出门,走到了门口却又折回来,抽出床上自己的枕头丢给沢村。
“我刚刚洗过的枕头,不要再流上口水了。”
聒噪前辈抱着枕头蹭了蹭,脸上的笑容莫名有点碍眼。

烦躁。
奥村光舟打开记分册,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上面的数字,耳朵里却不断塞进聒噪前辈已经放低了的耳语。
“今天该看第十五话了吧。”
“哇哈哈哈哈哈要剧透吗!”
“喂你看得太快了吧!!”
“哇今天的枕头散发着金桔的香味!”

奥村光舟“啪”得合上记分册,决定还是出门去。
烦躁什么?在思考明天的配球还是今天的失误?焦虑能不能拿到背号?
或许都有一点,但好像都不是。
拖了轮胎跑了几圈,凉风剐蹭着他的脖颈,细密的麻痒顺着胸口爬到了嗓子眼。
他不会是在烦躁沢村前辈的事情吧?!
他为什么要烦躁沢村前辈的事情啊!!这完全没有道理,不可能。
不可能的。
“喂光舟,”他抬头,发现球场的另一侧一个模糊的人影正在招呼他,“过来一下。”
那人语气有点像招呼招呼小狗一样,十分欠打。
只不过作为后辈,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御幸刚刚洗过澡,浑身散发着懒洋洋的气息,看上去少了几分强硬。
“不跟我说一下今天的配球吗?”
奥村光舟蓦然察觉自己胸口的麻痒已经蔓延到了耳尖,烦躁的心情一瞬间达到顶峰,然后消散。
他想赢过眼前的这个人,在之后的短短三个月里。
难怪会烦躁,这对他来说简直是高数级别的难题。

第二天晚上,奥村光舟眼睁睁看着聒噪前辈像一阵暴风一样冲进门又离去,原本紧攥的拳头缓缓松开。
看着队长莫名温柔的笑脸,他静静地瞄了一眼自己的床畔。
总之再有下次机会,他一定会抢先把带有金桔香味的枕头塞给那个聒噪的投手。
不会输的!

不管拿不拿的到王牌背号,他在我心里已经是王牌了。

御沢初相遇。
港真这一部分,包括后来寺爹爹后来所说的「青梅竹马的恋慕之心」,等等,都让我有一种官方太尊贵的感觉。
只是想马一下御幸的台词,其实在沢村投球恐惧症之前我还是好好的站御沢的,但是那次克里斯前辈一句话就换来荣纯回眸一下,我心里就彻底动摇了。
虽然现在还是舍不得放下御沢粮,果然克里泽和光泽也都不错啊……那什么,降泽和春泽也毫不犹豫大口吃下好像没有脸讲西皮。
沢村是捕手杀手这句话果然没错,不接受反驳。

再次表示打搅。
荣纯无论身处何地都会处于团队的中心,这一点我已经不想再跟贴吧的降谷粉丝们争论了,因为事实很明显。现在来马图片是为了荣纯的台词,每次翻找起来确实很麻烦。
事实上,荣纯声称要与伙伴们一起进甲子园这一幕比伙伴追车给我的泪点更凶猛。在进去青道以后,荣纯因为被信赖而想要去努力产生的心情的格子也为数不少,但是我还是很喜欢这里微笑着、脸红着的荣纯,被伙伴信赖,同时也全心全意信赖着伙伴们的荣纯。尤其开了上帝视角的我在看了白龙战的荣纯后,想要回头体味他最初想要进青道打球的那种心情,既有吾家荣纯初长成的欣慰,又有种年少难再回的唏嘘。
仔细想一想,国中时一起打球的,高中时再次出现为好友打气的就只有荣纯的伙伴了。
明显不是主角光环吧,因为荣纯就是这样的人,他值得。

因为某些原因决定重新看钻A漫画,因为只是个小透明,希望不要打扰到大家。
荣纯开篇时队伍中学未尝一胜时所表现出来的责任感,让我始终对后来荣纯有些冲动、幼稚或者出糗的表现十分袒护。
无论他如何出糗,他在我心里都是一个会维护被侮辱的伙伴、对棒球百分之百忠诚的球儿。一开始这种近乎「大哥」的形象,让我全程都对荣纯抱有乐观且坚定的好感。他是主角,毋庸置疑。

自从喜欢上荣纯以后,我顺便喜欢了御幸,萌上了良太,最近连舞台御沢也越看越顺眼了。想到已经喜欢了他五年,心里不禁会想,怎么会才五年呢。
我对他的可爱,全面服从,五体投地。

    希望未来有那么一天,我所唯一珍爱的这个男孩子,能够赢得来自世界的掌声。
    等待这个握手,我好像已经等待了很多年。
    来自拼尽全力击败的对手的无声的褒奖。

「日本第一投手?降谷君竟然这样说的啊。好厉害呢。」
「嘛,只是他目前的状态确实……」
「姆姆姆!!!」
「啊,荣纯君,降谷君说他要成为日本第一的投手呢,为了让队伍成为日本第一。欸?荣纯君?」
「小春,前园前辈,不是自己成为日本第一,才能让队伍成为日本第一吧。是队伍成为日本第一,我才是日本第一的投手啊!」
「荣纯君……」
「沢村……突然觉得有点帅气……」
「那个混蛋降谷,说什么他是日本第一,第一是我啊!是我!!!」